Akira的女朋友

( •̀∀•́ )

试图九九八十一霸图改词

放弃做人。第一次玩这种东西感觉写的贼啦糟。写了一段还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啊果然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么——。求意见orzz

——九九八十一霸图改词——
十年 横生诞荣耀
年少轻狂 燃硝烟 
扬沙再起 封拳皇
铩羽 相见首战败北
斗神拦路 难加冠
白衣少年 助登峰
舍身 一刺破屏障
冷风吹散 以血换
圣言白翼 终夺冠
壮志 大漠孤烟弥天
坚定步伐 扬尘挥
我心匪石 不可转

瞎几把摸。赶七夕晚班车

#红莲8.28生日快乐
#ooc属于我

-生日吗...无聊。

桌后那人自说自话着。

自从『默示录的号角声』响起,人类被病毒侵袭灭亡已经过去了一年。——准确的说,是大部分人类。红莲在这乱世幸存了,伴随着无数次的刀起刀落鲜血四溅,与身后那群『同伴』一同,平静的世界已经离他们远去了。

没有再享受过什么了,只专注与生存和更强大的力量。在人类还没能复兴的这段时期,与吸血鬼战斗、与『约翰四骑士』战斗、听长官的训话的会议、训练新人,这些已经占据了大部分的时间。像开派对这样的事,红莲都懒于去考虑。美十来邀请他的时候,他着实是吓了一跳。这些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有闲心了?他这样想着。

-喂、红莲——。28号晚上来专用餐厅哦、是派对呢!

-......哈?

他思索着,那天似乎是自己的生日吗,太久这样的生活连这种事都想不起来了啊,虽然以往也没有刻意去要在那天做什么。被人邀请要给自己过生日的经历,在红莲的印象中少之又少。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

即使如此,红莲还是决定暂且拒绝他们的邀请,在这样的状况下未免太散漫了些,被柊家那群自傲的家伙知道了还指不定会如何呢。但看美十他们很期待的样子,他又有些犹豫,——果然还是顺从了比较好吗。

-一定要来哦,红莲。♪

-拒绝女生的邀请可不好啊红莲?虽然是个男人婆就对了——。

-哈?!

-笨蛋红莲还是乖乖听话吧。

闹心。五士也一样,连深夜也一个样。无奈的看着这群认识了方才两年的同伴,心下却很是喜悦。从小红莲作为所谓的『一濑家的老鼠』在嘲笑声中长大,现在的他已经很是有着不易察觉的满足。

......

红莲推开门,礼宾花在他踏入屋子的一瞬间爆开,彩色的纸片飘落在他的头顶,好笑却又有些可爱。“还是来了啊,真是的。”他这样想着,最后也没能回绝这几个家伙只好听从了他们的意思。并且,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他很想看看这几人能搞出什么事情。

-哟,红莲,来了啊。

-17岁生日快乐——!

他们异口同声地。...有点吵。红莲这样想着,满不在乎的关上门,笑着回应着他们。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巧克力的蛋糕,估摸是小百合做的。以及...他有些惊愕地看着桌上的咖喱——蛋糕和咖喱搭配?!看样子是他们因为自己喜欢咖喱才会这样准备的吧,红莲惊讶之余却很是满意。

-噗哈、红莲的样子真是太好笑啦。

深夜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笑出了声。

-头上顶着纸片配上这个表情简直是绝配啊——!

嘁...红莲自感有些丢人,快速地拿掉头顶的纸片特地咳嗽两声以掩盖尴尬,却让同伴笑的更欢,甚至深夜已经笑出了眼泪。

-喂...我说你们在笑什么?!

他装出一副恼火的样子,却又笑了起来,在玩闹中消磨了很长的时间。虽说军人不应当喝酒,啤酒却也被喝掉了半箱。

-真好啊...这种事情。

已经有些醉醺醺的深夜靠在红莲的肩上,看着仍然活蹦乱跳的同伴们,轻轻地说着。

-是啊。喂...你的头很重,拿开...

红莲回应着,同样是有气无力地。脚边已经摆了几个空瓶子,他却仍有些意犹未尽。想要起身再去取,却被身旁的人拽住了衣角。

-不要。红莲...

他很小声地、糯糯地说着——

-这样就很好。

-生日快乐,红莲。

#净八净
#争吵
(和大马的联文♪)

独自坐在沙发上,八戒轻轻扶了一下眼镜框,想要冷静些许,又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那人。平日的微笑显得很是阴沉,微皱的眉头夹杂着愠怒。目视着遍地酒瓶和烟头的房间,八戒只想要快速离开这里,正起身时悟净却推开了门。对视片刻八戒又摆出了那笑容,但在悟净看来没有比这更可怕的表情了。

-所以说你到底在气什么啊~~?!

-我没有生气。

-...亏你说得出口啊——!

忍受不住的悟净终于是大喊的出来。一周前与自己同居的人突然患上了重感冒歇息了几日,痊愈后像换了人一样的冰冷,虽然总是那样虚假地笑着却不难察觉出其中的怒气。完全没有理解的悟净忍受了几日的冷眼相对,终于是耐不住了性子。

-喂、!!!我说你啊——八戒!!!

-什么事?

八戒微微抬头瞥了一眼站着的人,轻轻说道。那人却再受不住开始了质问他,想要挖掘出什么原因来。

-从你痊愈就一直很奇怪啊!

-有吗?

-有啊?!本大爷到底哪里惹到你了喂!

-既然如此。请你解释下吧。

-哈?

一头雾水的疑问着,悟净一丁点都没有明白。他回想着那人病倒时发生的事情,突然之间像是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地抬起头,又开始思考如何辩解。

“要收拾房间...悟净。不要一团糟哦...”

那人这样说着,自己却敷衍地回应着给他拉上了帘子关好了门,至于叮咛却一点都没有在意。这几日悟净浑浑噩噩地混了过去,靠着香烟和酒,扫除什么的却是一点没有做,待八戒病好屋子已经是乱得不堪入目。

-呀...那个。只是,怎么说呢,事情太多了所以...

-所以什么?

他笑着反问悟净,丝毫没有给悟净狡辩的机会。嘴角微微上扬着,眼中难以掩盖的充斥着愤怒。悟净心下早已大呼不妙,惹怒了这个『老妈子』似的人可真是麻烦啊,他这样想着,举起双手做出一副投降的样子。

-我知道啦!我会收拾的!

-那是什么时候呢?

-明天...不!!现在就去!!

无奈地拿起笤帚开始扫除,悟净虽然很是不甘却由于某种心理作祟顺从了八戒的要求。而沙发上那人已经开始悠闲地品味下午茶,一副完全无视悟净的样子。

-这样总可以了吧?!喂!

半晌时间过后悟净终于是放下了笤帚,屋子已经是焕然一新,一回头却发下八戒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怒气刚想要发作看着那脸却又憋了回去。

-什么嘛...

这样说着,清扫完的悟净终于累得坐在了那人旁边,侧过头去偷偷看着他的睡颜,心下的不爽莫名的就这样散去,伸出手想要捏一把他的脸,在触及脸庞的一瞬间手掌却一下子被拍回来。八戒猛地转头来盯着悟净,又环视一周方才满意地点了头。

-呀——天气真是不错呢,悟净。♪

-哎?!你想要掩盖你生气的事实吗!

-嗯?你在说什么、?

-喂...不、没。没什么...

因为触碰到了脸颊而回味着手感,听到八戒的话语才反应过来,刚想要反对又被他的眼神驳回来,也附和着打着哈哈。一时因尴尬而陷入了沉默,悟净正思索着该如何缓和气氛,却听得那人再次开口。

-下次不要在这样了——不会原谅你的。

有些无奈的笑笑,悟净也算是平静了下来,略带挑逗地,回答着。

-好、好、夫人,都听您的。——♪

#浄八动物化
#ooc属于我
(也许会再往后写...?)

夏日晌午的阳光有些刺眼,院后树上的蝉不厌其烦地叫。悟净坐在摇椅上试图享受一番安宁,抚摸着怀里那棕白相间的猫,面上一副乐得清闲的表情。

一个月前,自己那同居的美人突然失踪,换回来的却是一只很是乖巧的猫。一人一猫明明无论如何都难以联想在一起,目视着猫的深绿色瞳孔,不知怎地悟净竟发觉了面前的小家伙正是那人所化。

-八、八戒?

那猫“喵——”地回应着他,直勾勾地盯着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暂且养下他,抱起猫走进了屋子。

摇椅吱吱呀呀地摇着,悟净口中叼着烟,抬起手掌,阳光从消瘦的指间泄下来,眼睛微微有些刺痛却也舒服。这一个月来,少有地,他很少长时间在外面,而是常常在家里与猫共度日子。即使是去采购也会抱着它,惹得熟识的商人一番好奇的询问。镇里的人开始对这个男人产生奇怪的印象,传言他与猫相恋芸芸。悟净倒也不去理会,谁让他自己每天都会抱着这小家伙睡觉呢,也许是真的喜欢上了它。

男人与猫。说是违和却很和谐,倒不如说很是养眼。

-八戒、要吃吗...♪

悟净随手拿起一条旁边桌上新买的小鱼干,略带调戏地逗着化成猫的人儿,戏谑的笑着,换来了猫爪在他的脸上用力一抓。

-疼疼疼疼......很过分唉八戒——!

说着揪着八戒的后颈提起猫来,佯装气愤地训话。 八戒自也不服,扑腾着前肢想要勾住悟净的衣领,后脚一蹬扑到了人的脸上,随即跑进了屋子。

-真是不可爱啊、你这样子。

虽说是说着抱怨的话,语气中的宠溺却难以掩盖。跟着后面进了屋子关上房门打算稍稍惩罚一下不听话的猫,听着声响发现那猫竟然躲到了床下。无奈地伸出手想要把它拉出来,它又跑向更深处的角落。悟净索性不再管它,躺在床上等八戒自己从床下跑出来,没想到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时发现猫已经跑到了自己怀里睡着。

-嘁。什么嘛...

揉吧揉吧猫儿,悟净起身打算去准备晚饭,猫爪却勾住了自己的衣角,显得有些可怜的眼神盯着他。

-乖。

......

#花吐症
#净八
#ooc属于我

  第一次口中吐出桔梗花瓣时,八戒刚刚沏好一壶茶,正坐在阳台享受下午的阳光。望着杯中的紫色花瓣,他有些许愕然,低下头想要细细查看,那花瓣却溶于水似的快速消失了。

“或许是幻觉吧,”他这样想着,回忆着这几日的劳累。照顾三个一旦自己生活就会一团糟的笨蛋,整天絮絮叨叨地还被称为‘老妈子’,他完完全全的顶上了保姆的位置。不再多想,八戒也没有兴趣再去好奇哪里来的花瓣,靠着椅背开始体会暖洋洋的下午时光。

接二连三地,桔梗花瓣愈加频繁地出现,每一次都是凭空飘落下来,或是在说话时突然飞到眼前,存在的时间却短得像是烟花一样,转瞬即逝。同居的悟净似乎也察觉到了花瓣的存在,几次想要去问却被八戒有些怪异的眼神阻拦。

自从花瓣的出现,八戒常常感觉喉咙中被异物塞住,咳嗽的次数也愈来愈多,直到几日后,他才终于发觉那些花瓣似乎是从自己口中吐出的。

『花吐症』吗。原来如此啊,竟是因为这种病。既然如此,也没有多少活着的日子了吧。

  是因为他的缘故吗?

  从遇到他之后开始的吗...总有某种奇怪的念头萦绕在八戒的脑中。“想一直与他在一起。”

八戒觉得自己似乎很是不对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作多情了?仅仅是被他救了一命罢了,或许是那人的无心之举而已。即便如此,却也抑制不住罪恶的想法。看到他的样子,就常常会不自觉的浮想联翩。“衬衣的下面是什么样子呢?”

-喂,发什么呆呢,真的没问题吗?

悟净突然的靠近八戒,让他有些不自在,脸上似乎也有点烫。他别过头去,不去看着悟净的脸。

-是、...让我...一个人。

有气无力地回答着,连八戒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回应脱口而出。

-这样啊...那——我出门了。
-好的。

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两人相处的尴尬终于是被门关上的声音打破。八戒心中的失落却是无法散去,“不是重要之物”。悟净果然还不会有多么关心的,对于八戒。片刻后心思猛地被一串剧烈的咳嗽打断,紫色的花瓣,连同喉咙中的血,被咳出来,落在腿上,又消失。花瓣的寿命更短了,或许是在暗示着他的性命即将终结。

......

喉咙的剧痛和难以喘气让八戒无力的倚在床背上。疼痛已经持续几日了,折磨着他。八戒却仍然不愿意去承认。悟净越来频繁地像是躲避一样的外出,相处时沉默也占据了大多的时间。

...“还不打算说吗,会死的啊这个白痴。”

悟净总是在这样想着,喝着酒试图忘记麻烦的事情。他又何尝不想听到那人坦白呢,念头已经完全显现在脸上了,然而抱有那种念想的可不止那人啊,他也心下无奈却不好说出口。悟净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八戒的咳嗽声了,每一次都想冲上去,去给他解除痛苦,最后还是被压了下来想法。

-不能这样下去了。

端起酒杯快速地喝完残余的酒,刺鼻的酒香充斥着口腔和鼻腔,也刺激着他的大脑。悟净倏地跑出酒吧冲向家中,那人赫然正在痛苦地,在屋中承受着病症。不断地有花瓣出现又消失,剧烈的咳嗽声敲打着悟净的内心。

-你...

-嘘——。

......

一个柔软的东西覆住了八戒的唇。身体也被某个沉重的东西压住动弹不得。

他挣扎着,猛地睁开的眼中充斥着不可思议。他试图推开身上的人,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红晕。八戒只感觉自己在做梦,是一个自己不愿意醒来的梦,他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直到唇已经被舔了几遍,湿软的舌侵入了他微张的口腔。那人像是在汲取八戒的营养一样,他渐渐瘫软下来。两人的舌纠缠在一起,翻腾着。

“舍不得分开。”

双唇分离的一瞬间,伴随着疼痛感的消失,一朵完整的桔梗花冒出了口。

-这样就好了吧?

-...嗯。

c²碳碳:

玟桥玖轩:

小伙伴们来加群呀~我们冷可是我们也有团

千灯:

建了最游记的同好群,同好小伙伴儿们来玩呀!✧⁺⸜(●˙▾˙●)⸝⁺✧

cp倾向的话,净八净(卷天卷)可逆不拆,其他随意~就是想大家轻轻松松聊一聊自己喜欢的作品和cp(๑`・ᴗ・´๑)

《最游记》这么好看,官方发糖这么甜,你们真的不要来玩嘛?【抛媚眼

存点摸鱼以及..表情包??我咸死了 。就很丑(

【谁与争锋】段子

就很短。

微飞杰,猴杰。我知道这个tag没人看(

 ————

1. 夏天是很难熬的,尤其是对于家里空调坏了的左飞。这个月他已经报修两次了,这已经是第三次空调不制冷了。左飞内心痛苦,明明是难得的休假,他试图寻求避暑的地方,于是他跑到了马杰家。在他躲到马杰家的第二天,马杰家的空调也坏了。十分难过的左飞想看看自己家的空调到底怎么回事,到家后发现猴子偷偷摸摸地在自家空调上做手脚。

2. 据说左飞曾经和猴子他们四个玩过骰子。马杰的运气一直不是很好,总是受到奇奇怪怪的惩罚。左飞像是幸运E附体了似的,连胜若干把。猴子不甘心啊,决定联手黄杰郑午和马杰出老千。于是猴子靠着这个赢了左飞一下午,最后以郑午无意间的一句“毕竟猴子干这事你肯定输”告终。有人说那晚听到了楼上传来的惨叫和欢呼声。

3. 猴子和黄杰两个人一个宿舍的时候曾经买过两双一样的鞋,但猴子的比黄杰的小一号,而且黄杰并不知道这件事。有次黄杰早晨有些迷瞪,随随便便穿了双就走了,一天下来把脚磨得肿了一块,他还以为是自己脚大了一圈,当天晚上回去宿舍之后发现自己的床下还有一双一模一样的鞋。

 

4. 左飞要结婚了,和王瑶。他是几个人里第一个结婚的。他邀请的人很多,从自己以前在几个中学的小伙伴到后来步入社会的朋友,他第一次意识到了他们的人脉有多广。但这都无所谓,只要自家最好的哥们来了就行。他发现会场上马杰格外沉默,就觉得很意外。后来再小聚会时候问马杰原因,马杰只是一直说“挺好的没啥”之类的话,他觉得旁边猴子和黄杰的笑容有些诡异。


   【黑遍全联盟】过期牛奶/国家队/聊天体

 

【荣耀国家队选手群】

索克萨尔:嗯...冰箱里的牛奶是谁喝掉的?

百花缭乱:是那个蓝色瓶子的?难道是留给黄少的少儿奶粉吗?

夜雨声烦:靠靠靠张佳乐你几个意思!!!我才不喝哪种东西!队长队长那个是什么啊!!!

海无量:别不承认了,就是你的少儿奶粉吧。

君莫笑:少儿奶粉+1

王不留行:少儿奶粉+2

生灵灭:少儿奶粉+3

百花缭乱:少儿奶粉+4

唐三打:少儿奶粉+5

奶粉声烦:滚滚滚你们这群人!!!瞎搀和什么啊都闭嘴吵死了!还有我的名片是谁改的给我滚出来滚出来老叶是不是你?!

君莫笑:跟我有什么关系...少天居然也会说别人吵死了,难得啊。

夜雨声烦:老叶你闭嘴!!!

(系统提示: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禁言10分钟)

君莫笑:得你先安静会这说事呢。

石不转:那瓶牛奶,难道喻队说的是上次被孙翔拿走的那个吗?

百花缭乱:说到孙翔,今天没有看到他啊。

唐三打:对啊,他人呢?

索克萨尔:拿走...是指喝了吗?

逢山鬼泣:被他拿走那肯定就是喝了吧。

君莫笑:八成。

王不留行:+1

索克萨尔:那就这样吧。没事了。

百花缭乱:那个到底怎么啦?是什么很厉害的东西吗?!

海无量:我看见孙翔刚刚过去了。一脸憔悴。

唐三打:憔悴???

石不转:孙翔怎么了?

君莫笑:@索克萨尔 和那个牛奶有关吗?

王不留行:我也看到了,孙翔怎么这么虚。

索克萨尔:如果喝了...大概就是有关了。^ ^

风城烟雨:他好像去医务室了。是痛经了吗难道?

夜雨声烦:痛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孙翔痛经?

君莫笑:王大眼你不表示表示吗?@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o_O...

索克萨尔:那瓶牛奶,不知道是谁放进去的,不过已经过期将近一个月了。

海无量:等等...我记得孙翔好像之前去超市买了点饮料吧?

君莫笑:六个核桃?

一枪穿云:那个是孙翔放的奶。

百花缭乱:如果是他自己放的,难道是忘了已经很久了于是直接喝掉了吗?

唐三打:以他的脑子...

君莫笑:很有可能。

夜雨声烦:这不是就说通了吗哈哈哈!!孙翔自己把牛奶放进去一个月之后以为是别人的想要偷偷喝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生灵灭:很少见的觉得黄少说的有道理。

夜雨声烦:小事情你大爷我说话一直很有道理的不是吗不是吗???

索克萨尔:大概是喝掉过期的奶所以闹肚子了吧...

王不留行:应该是。

沐雨橙风:是不是该庆幸下这周没有比赛,如果孙翔在比赛期间这样子。

君莫笑:就会拖后腿了。

唐三打:还真是没脑子啊孙翔。

王不留行:没脑子+1

百花缭乱:没脑子+2

海无量:没脑子+3

君莫笑:没脑子+4

逢山鬼泣:没脑子+5

风城烟雨:没脑子+6

沐雨橙风:没脑子+7

唐三打:有点好奇孙翔看到聊天记录的反应。

 

孙翔蹲在厕所看着手机,目睹了这一切。他不想在这个没有人情味的地方待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