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泽你欧吹

全职/最游/小英雄/dc/tf

#花吐症
#净八
#ooc属于我

  第一次口中吐出桔梗花瓣时,八戒刚刚沏好一壶茶,正坐在阳台享受下午的阳光。望着杯中的紫色花瓣,他有些许愕然,低下头想要细细查看,那花瓣却溶于水似的快速消失了。

“或许是幻觉吧,”他这样想着,回忆着这几日的劳累。照顾三个一旦自己生活就会一团糟的笨蛋,整天絮絮叨叨地还被称为‘老妈子’,他完完全全的顶上了保姆的位置。不再多想,八戒也没有兴趣再去好奇哪里来的花瓣,靠着椅背开始体会暖洋洋的下午时光。

接二连三地,桔梗花瓣愈加频繁地出现,每一次都是凭空飘落下来,或是在说话时突然飞到眼前,存在的时间却短得像是烟花一样,转瞬即逝。同居的悟净似乎也察觉到了花瓣的存在,几次想要去问却被八戒有些怪异的眼神阻拦。

自从花瓣的出现,八戒常常感觉喉咙中被异物塞住,咳嗽的次数也愈来愈多,直到几日后,他才终于发觉那些花瓣似乎是从自己口中吐出的。

『花吐症』吗。原来如此啊,竟是因为这种病。既然如此,也没有多少活着的日子了吧。

  是因为他的缘故吗?

  从遇到他之后开始的吗...总有某种奇怪的念头萦绕在八戒的脑中。“想一直与他在一起。”

八戒觉得自己似乎很是不对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作多情了?仅仅是被他救了一命罢了,或许是那人的无心之举而已。即便如此,却也抑制不住罪恶的想法。看到他的样子,就常常会不自觉的浮想联翩。“衬衣的下面是什么样子呢?”

-喂,发什么呆呢,真的没问题吗?

悟净突然的靠近八戒,让他有些不自在,脸上似乎也有点烫。他别过头去,不去看着悟净的脸。

-是、...让我...一个人。

有气无力地回答着,连八戒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回应脱口而出。

-这样啊...那——我出门了。
-好的。

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两人相处的尴尬终于是被门关上的声音打破。八戒心中的失落却是无法散去,“不是重要之物”。悟净果然还不会有多么关心的,对于八戒。片刻后心思猛地被一串剧烈的咳嗽打断,紫色的花瓣,连同喉咙中的血,被咳出来,落在腿上,又消失。花瓣的寿命更短了,或许是在暗示着他的性命即将终结。

......

喉咙的剧痛和难以喘气让八戒无力的倚在床背上。疼痛已经持续几日了,折磨着他。八戒却仍然不愿意去承认。悟净越来频繁地像是躲避一样的外出,相处时沉默也占据了大多的时间。

...“还不打算说吗,会死的啊这个白痴。”

悟净总是在这样想着,喝着酒试图忘记麻烦的事情。他又何尝不想听到那人坦白呢,念头已经完全显现在脸上了,然而抱有那种念想的可不止那人啊,他也心下无奈却不好说出口。悟净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八戒的咳嗽声了,每一次都想冲上去,去给他解除痛苦,最后还是被压了下来想法。

-不能这样下去了。

端起酒杯快速地喝完残余的酒,刺鼻的酒香充斥着口腔和鼻腔,也刺激着他的大脑。悟净倏地跑出酒吧冲向家中,那人赫然正在痛苦地,在屋中承受着病症。不断地有花瓣出现又消失,剧烈的咳嗽声敲打着悟净的内心。

-你...

-嘘——。

......

一个柔软的东西覆住了八戒的唇。身体也被某个沉重的东西压住动弹不得。

他挣扎着,猛地睁开的眼中充斥着不可思议。他试图推开身上的人,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红晕。八戒只感觉自己在做梦,是一个自己不愿意醒来的梦,他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直到唇已经被舔了几遍,湿软的舌侵入了他微张的口腔。那人像是在汲取八戒的营养一样,他渐渐瘫软下来。两人的舌纠缠在一起,翻腾着。

“舍不得分开。”

双唇分离的一瞬间,伴随着疼痛感的消失,一朵完整的桔梗花冒出了口。

-这样就好了吧?

-...嗯。

评论(2)

热度(31)